从打车到租车、专车,再到二手车和如今的拼车。近几年,移动互联网创业者围绕汽车领域的创业项目层出不穷。因为可以更合理利用资源、减轻车主和乘客通勤支出,同时还能提供更好的乘车体验,拼车这个细分领域受到了越来越多创业团队和用户的关注。在眼下的拼车市场上,就有接近十个创业团队推出了相应产品。

近期,本刊记者有幸采访到了接我创始人兼CEO刘辉先生,他为我们分享了不少《接我拼车》背后的故事,以及自己对于拼车APP市场的看法。我们也希望通过《接我拼车》这款产品,为大家呈现拼车APP第一线的发展状况。

创立接我,源自亲身经历

《接我拼车》0.9公测版自2014年12月1日向公众推广以来,在截至今天(12月14日)的半月时间里,注册用户已经超过万人,日均的订单超过千单,日均的活跃用户近4成。”面对记者,刘辉给出了这样的成绩单,“我们用半个月完成了业内很多公司一年的增量。”

《接我拼车》是一款基于地理位置的拼车APP,可将去往同一目的地的司机和乘客实时连接在一起。“我们倡导私家车把空余座位释放出来,合理利用闲置资源,缓解一部分人的出行压力。”刘辉说这就是《接我拼车》的使命。做接我之前,刘辉曾在神州租车任职多年,从一名普通员工一直做到副总裁,这培养了他对商业的嗅觉能力。不过,做拼车这个创业项目的初衷,还与刘辉自己的一次亲身经历有关。

“有一年夏天,北京大雨。我一个人在马路上开车时,看到马路上很多人焦急地往地铁站或公交站奔跑。那一刻,很想用自己的车搭载他们一程。”但他最终没有这么做,“中国人有个特点,比较含蓄,不好意思开口直接说。”刘辉透露,工作与生活的两个不同场景的一些经历,让他产生了创业做拼车项目的念头。

刘辉常对周围的人说:赚钱,看机会;创业,就要看方向。如今,他所看中的就是拼车这个细分领域。据他判断,中国进入汽车社会的速度非常快,汽车产业链的各端存在非常大的机会,尤其是汽车后市场。

“我们常说,在人类社会发展中经历了农业社会、工业社会进而互联网社会三个阶段。而互联网社会,以共享经济为主导,凡是符合这个特征的企业都将会快速崛起。”刘辉认为,拼车符合“共享经济”大趋势。同时,北京等地的政策利好也开始出现,而且目前在用户群当中已经产生十分强大的市场需求。基于以上判断,2014年7月刘辉开始组建团队,创业方向正是拼车的蓝海市场,取名“接我”。

 

大巴营销,获取用户的“逆思维”

“接我未来会成为用车市场的入口级产品。”刘辉的这一判断这也得到了投资人的认同。在项目刚成立之初,接我就拿到了千万级的大额天使融资。不过和其他很多创业团队不同的是,拿到融资之后接我团队并没有将重心放在传统的营销方式上,而是别出心裁跑起了大巴车。

去年年底,在北京国贸附近出现了一辆涂装为漫画英雄形象的大巴,免费送乘客回燕郊。开行这辆大巴,正是接我团队的决定。“我们把这个大巴定义为Show巴—不仅免费,更是一个可以Show的大巴。”根据刘辉的设想,要把这辆大巴做得好玩、有意思,让大家体会拼车比打车的经济、比公交的舒适。“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用户参与,接我平台上也才能有更多的线路。”据了解,目前接我的这辆大巴上配有主持人和节目表演,后期还将考虑与相声社、音乐选秀节目等知名品牌节目展开合作。

实际上,大巴免费招揽乘客的过程,也是前期接我培养平台种子用户和车主的一个过程。但刘辉也坦陈,大巴路线和时间以及作用相对而言还是比较有限。不过,如果用户想试试这个大巴,在《接我拼车》中发布路线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合适搭车的车主,说不定使用APP的习惯就养成了。“对于大巴车的理解,我们认为就是在冷启动阶段获取用户的逆向思维,大巴是一个聚集粉丝发酵粉丝的载体,通过大巴创造需求,从而吸引核心资源-司机加入的过程。”随着用户发布数据的不断增多完善,后期团队可以在接我平台上通过大数据分析和挖掘技术,使得车主与用户能够快速、高效实现匹配。

刘辉不赞同将大巴当成一个单纯的营销行为,“它确实是起到的一些营销作用,但我们对它的定义不简简单单是一个营销。”他觉得这辆大巴还在拼车的业务体系中起到了一个破冰的作用,“让有一些人先享受到实惠拼到车,一旦司机和用户的数据量上来后,大家就可以有更多的拼车方案可供选择,也增大了偶合概率。”

在刘辉眼里,拼车现象并非是由拼车APP们创造出来的,它本身就已经存在。“《接我拼车》只不过用一个更好的交互手段来匹配完成。”

 

行业最大的问题就是拼不到车

对于拼车产品的核心诉求,刘辉的理解是,现阶段这个行业最大的问题正是拼不到车。“这是目前大家都在研究和解决的问题,有些强调社交属性,有些强调拼车价格,有些APP试图导入已有的用户关系……”刘辉认为现阶段,大家对拼车业务模式的理解没有谁比谁要强多少,各个APP之间还有很多相互融合的空间。

聊到具体如何匹配司机和乘客时,刘辉自信地表示:“我们现在匹配率已近8成,在行业内是领先的。”他觉得,拼车其实是一个三维的条件匹配:出发地目的地、时间和报价。为了提高精准度和匹配度,接我团队在算法上做了很多的努力,比如目的地向导。“最难的还不是技术实现,而是把一个感性的东西用理性的方式运算出来。”他还拿《接我拼车》的玩转路线功能举例,“固定一方的线路信息,降掉一个维度,用户的偶合概率就高了。”

除了匹配率,安全性也是拼车领域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如今,《接我拼车》也有一套比较系统的想法,有保险和验证系统。不过,刘辉指出安全是一个系统工程,不能一步到位。不能在还没有用户的时候,就空谈安全。“安全要建立在双方愿意通过接我平台拼车的前提下。”在他看来,今天通过拼车APP来拼车要比在路边拼车更安全,平台会记录更多相关信息。“有了用户基数后,我们才能通过用户评价和机制,对安全系统进行进一步完善。”

拼到车的核心是对于用户,对于人性的理解。“‘像接我Show巴’这样的产品之所以受到了大家的欢迎,就是很好的解决了人们上下班通勤的痛点!”未来,接我拼车会针对高需求的区域,进一步推广接我大巴这个产品。

 

主打社交服务,盈利顺其自然

在拼车APP当中,《接我拼车》并不掩饰自己对于社交的兴趣。相对于打车和租车,“拼车本身就会有社交的元素”,刘辉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拿最基础的来说,司机和乘客线路匹配成功后需要再次沟通确认或者进一步商量更方便的接头地点,就可以在APP上发即时消息时直接拨通对方的电话。”事实上,在拼车过程中,乘客和司机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沟通交流,这就完成了一次社交。刘辉认为,拼车APP也是为数不多带有社交属性的入口。“比如在接我Show巴上,通过拼车可以结识各行各业的不同的朋友,甚至还节约了社交时间和成本。”

不同于小米和黄太吉等,接我选择了用微信群管理自己的用户。刘辉认为,微博平台更加开放、容易管理但粘性不足,而《微信》却是圈子文化,虽然不能快速复制,却可以利用这种强关系做社交服务。“我们把这个理解为,营造粉丝的3.0版本。按计划,在满足了用户拼车的需求之后,社交将会成为接我的主打服务。”

采访的最后,我们聊到了拼车APP的商业模式。“有一个较为高频的用户和我们之间的互动”这是刘辉眼中接我商业模式的基础。接我并不会走分成模式,“用户量、交易额和分成的比例一旦确定,很容易就可以算出收益”—天花板十分明显。“但如果我们选择走进用户生活的话,会有非常多的盈利的空间。”

刘辉认为,如今很多消费都是场景式的,“你在大众点评上选了一个餐馆,它马上就会推荐你还可以打个车。”接下来,接我的产品也会深入到用户在具体交通情况上的多种场景。目前在盈利模式上,刘辉还并没有透露太具体的细节。“我们希望能先给用户带来价值,那么以后给我们的回报是顺其自然的。”他最后说。

 

Leave a Reply

(必须)

(必须)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

© 2011 《计算机应用文摘》杂志官方博客 许可证:渝B2-20030004 | Suffusion theme by Sayontan Sinha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895号